仓库大王

【药宗】为物 (一)

请注意

本文含有大量对审神者及本丸运转模式的私设,以及和游戏机制稍有出入的设定,是个可能铺垫很多的故事(

想用同样的设定写成个系列故事,如果有能力和时间的话

有CP向的会标注在题目里

审神者虽然用【他】指代,但暂不定性别,这个故事的审神者也不需要明确的性别设定。

故事可能比较阴暗

有历史向

不可靠的考据,BUG可能有,随时删改。

审神者是剧情重要角色,山姥切是重要角色会时不时的出现。

 

以上。

 

 

 

===========================================

 

 

 

“看起来你上手很快啊。”

“......这种程度而已。”

 

 

狐狸看着满院子的落樱,眼睛弯了起来。

“这里真的是好,不愧是比较特殊的。你和其他的家伙比应该更好用吧,不客气的说。”

 

对面的人嗤了一声。

“那也得等时候到了才行。”

 

“哎呀......你什么时候才能把这种悠闲收一收。上面已经在盯着你这里了呀,你是知道的。”

另一个人没有接话。

 

狐狸也看着他不说话,片刻后又笑了起来:

“......总之你心里有数就好啦。我还有其他地方要跑,先......失陪了。”

 

 

说着狐狸站起身来,身形倏忽一转,便隐去了。

“......玩够了的话,记得还有正事要办啊。”

 

狐狸的声音浅浅的留在审神者的耳朵里。

 

“......啰嗦。”

 

不过差不多也的确该活动一下了。

换了个更舒适的坐姿,审神者向门外守着的人吩咐道:

 

“切国,叫宗三过来。”

 

穿戴斗篷的人随即领命离去。无声无息。

 

 

============================================

 

本丸是个很宽敞的地方,舒适且清洁。庭院里有很多樱花树、一片池塘、和一座通向外面的桥。此时阳光和空气都正好,风吹落樱,撒在草地,池塘,和长长的回廊上、那个端坐在木格子门外的人身边。

 

这个人面对着紧闭的纸门,背挺的直直的,两只手交叠在膝上。他的躯干和身高相比略显单薄,一大把看似随意挽起的长头发顺着他一边的肩膀上垂下来。

 

 

“宗三。”门里的声音响了,“这段时间住的还习惯吗。”

“托您的福。”

“这里的光景还不错吧。”那个声音继续说道。

“很美好。”

门里面传出一声似乎很满意的鼻音。

“把门打开,你进来吧。”

 

 

  “失礼了。”宗三向前倾了倾身体,伸出手去。

  他的动作和措辞都非常的得体,但当他拉开纸门坐下,便又重新挺直后背,恢复了那副不卑不亢的姿态。他感觉自己在被打量着,虽然他并没有抬眼去看屋里的人。

 

 

  而在另一方的眼中,面前的付丧神安静规矩的端坐在自己门前,眼光低垂,异色的瞳孔藏匿在两扇睫毛的阴影之中,背后则是满庭花树。

 

 

  审神者在面罩之后露出了一个不被察觉的微笑。

 

 

 “作为付丧神,赞美之词你应该听得多了。”审神者的声音颇为愉悦,宗三没有接话。

 “不知作为刀剑呢?”

  宗三微微一震,本能的抬起头。面前的人一动不动,宗三不动声色的重新垂下眼睛。

 

“你来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今天早点休息,明天一早,随我出去一趟吧。”

 

“......是。”宗三倾了倾身。

 

 

 

 =======================================

 

  山姥切国广在本丸守了一整天。早晨他作为近侍为审神者和宗三送行时,便清楚的明白自己的猜测应该没有错。在他们离去后山姥切整理好手入室,打扫了庭院,然后在本丸通向外面那座桥前面静静等着。

 

  他在昨天夜里到宗三的房内,和他简短的交谈了几句。他来的比宗三早,对这个本丸和他的主人心知肚明。他和宗三彼此都不是健谈的人,寥寥几句来往,宗三却很快明白了山姥切要表达的意思,露出了一个身不由己的笑容。

 

“非常感谢。”宗三从容的说,仿佛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和自己无关一般。

 

  山姥切有点明白了为什么当初审神者要召唤宗三左文字,以及以什么立场去偏爱他,虽然这从表面上似乎是很明显的事情。然而每当那个人的欲望膨胀的时候,他都会有种微妙的感觉,仿佛那种【物欲】实体成了一种若有若无的气味,萦绕在本丸里挥之不去。

 

  他合上眼睛任由自己放空,直到夜幕降临,桥面升起团团雾气。

 

  两个人形穿过雾气从桥的另一端过来。山姥切抬头看了一眼,意识到自己当初的直觉是多么令人悲哀的灵敏。

 

  审神者一只手臂架着一个衣着破烂、几乎没有意识的人,在踏下桥的一刻,挥手便把那个人扔给一边等候的山姥切。

 

  一瞬间山姥切被压过来的重量和沉重的铁锈味包裹。

 

“拿去修好。”那人转身离去,仿佛不愿再多废一句话。

 

山姥切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托着的人:气息微弱,凌乱的头发掩着脸、沾着干涸的血迹,手臂无力的垂着,衣服上满是锋利的豁口,破烂的敞开着,露出里面满是伤口的身体。

 

视线游走,自己脚边还躺着一把打刀,刀鞘上遍布伤痕,应该是之前连人带刀被一同抛过来时,掉在地上的。

 

 

 

山姥切停顿了一下。





 

“......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一点啊,宗三。”

【TBC



——————————————————





不好啦黑心审神者虐待刀刀啦(x)

评论(1)
热度(7)
© 仓库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