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库大王

药宗小短篇 隐瞒

*隐瞒伤情的手入梗,有关于本丸运转模式的私设
*有疼痛描写,医疗场面
*他们属于彼此,OOC和BUG属于我

*(请给我评论吧感谢读者姥爷们(╥╯﹏╰╥)ง)

+++++++++++++++++++++++++

  药研清点着资材,笔尖在纸张上快速划过。

  本丸建立的时间不长,资材和成员都不是很充足。今天出阵的部队编成多数是他同刀派的弟弟们,而队长则是宗三——无论哪边都让他放不下心来。他曾试图向审神者申请一同出阵,但身为近侍,本丸内很多工作又确实忙的他脱不开身。他放下文书望出去,外面雷雨交加,而出阵的部队依旧没有凯旋。

  药研的心情随着渐暗的天色愈发焦灼,...

终于收到老款playarts神罗士兵云片,和pa改AC云放在一起,猝不及防当胸一把大刀。

克劳德这个人我一两句话说不完的。曾经和基友聊过ff7里各角色的理想结局,希望他们都能作为普通人过完平凡安稳的一生。那个尼布海姆的青涩的少年克劳德,能认得出这个擦肩而过的人是谁吗

也许我们也会在某个角落,遇见曾经的自己,也能坦然面对,曾经拥有的和已经失去的一切。

【現paro, 牛郎店打工梗】

靈感來源於這個原po以及轉發……
突然想到去牛郎店找吉行的場面可能如何😂
現paro
  第一人稱注意
  不會出現主角性別,和刀刀們也不是戀愛關係
  正常社交向
  ooc.
接受的話再繼續,不喜直接x就好,謝謝😂


【歡迎光臨~有認識的王子嗎還是需要我為您推薦幾位呢?店外海報上的都是我們現在的當紅哦】

  【啊……請問你們店有沒有一個……有點口音……大概這麼高,頭髮這裡這樣子……】

  我試圖在頭上比兩個角出來模仿他總是支棱著的頭髮,然後又比劃了一個辮子在腦後。

  對著迎賓員那張打理的精緻的臉和有點愣住的眼神,自己的智障感在腦內幾乎膨脹到爆炸。我突然想到來這種地方幹活的話,改變造型這種事是超級,普通,而且理所應當的吧?說不定那個傢伙早就改頭換面,雖然在來的路上就腦補了那傢伙西裝革履一身香水還梳著油光的背頭的畫面,但當時立刻就被腦子裡一個尖叫的聲音把畫面打散了。

  可是除此之外我該怎麼跟店員形容這個人……長的還挺像個人樣?挺開朗的?有虎牙?


  【……您可以告訴我您要找的人叫什麼名字嗎?】

  ……干。

 

  沒想到他居然真的用自己的名字在這種地方打工,店員聽到我遲疑著說出那傢伙的名字時一副豁然開朗的表情讓我大為意外。但是緊接著他略微苦惱的回答道:

  【抱歉啊客人,您說的這個人……是我們後台幫工的後勤。在店裡做各種雜事,現在可能在到處忙著不太好叫他……】

  【可以指名他嗎?】
  【可是……】
  【幫我問一下你們店主,拜託了。不好意思這樣打擾你們,我也按規矩來花費就好了。】
  【好,那麻煩您在這邊稍等吧。】

  迎賓員轉身離去,我往大廳的休息席的沙發里自暴自棄的一摔。

  如果可以,真想趁著沒人的時候來啊……比如白天,大清早……然而這種地方白天拒客自己又要上課,完全沒辦法跑出來啊……而晚課結束也正是一些寂寞的大人開始出現的時間,大廳裡越來越熱鬧,各種顏色的燈光和各種各樣的人都匯聚起來。我兩隻手使勁拍自己的臉,想集中注意力思考一下一會兒見到他的時候該說什麼。
 
  大廳裡的服務員給我上了杯軟飲,我在確認了不要錢之後小心翼翼的喝著,突然有個精力滿滿聲音在我身後響起來:

  【啊……?你怎麼在這?】

  ……差點一口噴出來,鼓緊腮幫子強行憋住。

  轉過頭去果然就是那個傢伙,一身連身的背帶工作褲,還穿著橡膠雨靴。兩個袖子都挽了起來,頭上還扎著個——沒錯,就是他平時在家幹活時扎頭發用的髮帶!

  我的鄰居兼同學,陸奧守吉行,就這麼,超級日常的打扮,出現在這種燈紅酒綠的地方,在我的面前,存在感和違和感都爆表的,站著。

  【吉行啊……現在見過了客人,至少去換個衣服啊?】剛剛的迎賓員在一邊有點打圓場的笑著,【如果以後真的坐檯了的話是不能先看客人再決定的哦……】

  【知道了知道了!】吉行一臉嫌麻煩的樣子嘟囔著,看了迎賓員一眼,又看了我一眼,轉身就往後台走去。

  【那麼就請您稍等片刻了。】迎賓員對著一臉呆滯的我微笑道,【老闆說因為吉行還沒出台,您又執意指名他,所以只按照最基礎的價位來收費。】

  我使勁兒點頭,接上了他的話茬:【給我來個包廂。】




  【真是的……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啊?】

 
  吉行進包廂的瞬間就開始吐槽,他換了身清爽衣服,T恤牛仔褲,跟他不上學的休息日打扮差不多。

  【這話我問才對吧!!】我看著他坐下,立刻接上一句,【你幹嘛來這種地方啊我說!】

  他垂著眼睛不回答,我就盯著他看,忍不住多看兩眼臉頰脖子有沒有什麼痕跡,衣服上有沒有長頭髮——

  ——啊我他媽在幹嘛???!!!他只是個後台刷地的而已啊!!!!

  【你看我幹嘛?】吉行突然抬起眼鏡瞪我。

  這個傢伙還真是個非常人模人樣的胚子啊……不開玩笑的說。讓他這麼一瞪,我不自覺的腦補了一下他好好拾掇拾掇,也打點粉穿個大廳服務員的那種馬甲,用這種眼神去瞪那些進店的小哥哥小姐姐。有點要命。

  【……你還沒說啊!】我趕緊接上一句話,【有時間哪怕是去餐廳刷盤子也好啊沒必要到這裡混?】

  【刷盤子能有幾個錢。】他有點自嘲的一笑。

  【那刷地就有錢?】我哭笑不得的說,【而且你應該也不缺錢吧伯父過世之後你不是拿到一筆——】

  我突然意識到我說錯了話,吉行目光炯炯的看著我。

  【啊我是說……】

  【對我來說,這裡也只是普通餐廳而已】

  吉行打斷我的話,自顧自的說。

  【各種雜務我都可以做,拿到的工資也比較多。偶爾幫忙打打算盤,偶爾也端端盤子。】他語氣貌似很輕鬆的說,【有海報上的那些傢伙在,也輪不到我出台,所以怎樣都無所謂啊,能貼補一下不是很好嗎。】

  他好像再說一件別人的事情,而且我居然不知道怎麼接這話。

  所以伯父去世後他並沒有拿到補償金?記得幾個月前他剛搬過來的時候伯父還健在,是個爽朗的大叔,不久卻因為意外事故去世了。當時他繼母還從外地過來……所以並不是我以為的那樣?

  但他確實是一個人住了很久……雖然有時候我也敲門去他家做功課或者把他拉過來一起吃飯,但他總是那副大咧咧的樣子,偶爾作為回禮也幫我們家修點東西什麼的……怎麼突然就……

  【你……做了多久了】我遲疑著問。

  【幾周吧。】他隨意的答道,【大概從你開始上補習班吧……所以腦袋還是不行啊你……我凌晨回家睡幾個小時再上學也沒有掛科哦。】

  他突然咧開了一個自信的笑容,和他修好我家電視機的時候一模一樣。真……拉的一手好仇恨。

  【好了不要說這些掃興的事了。我的事我會處理好的。我這不也挺好嗎有事做也有錢拿。】他輕鬆的說,【只是沒想到在這裡會見到你就是了。】

  【我……我也是花了大價錢才來的好嗎!!!】我讓他嗆的一捶桌子,桌上的杯子都跟著一跳,【這裡的最低消費都快把我壓歲錢花光了,而且我壯了多久的膽才跑到這種地方來啊!!】

 
  他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抱歉抱歉,但是你包了這間又指名了我這個雜務工,似乎不到時間就離開的話也很虧啊。】

  他說的我突然尷尬了起來,才意識到兩個人正處於一個私密的空間。

  【……那你現在還想幹嘛呢?】吉行瞇著眼睛問我。

  我實在是被他那副狡黠的樣子哽到吐血,不服氣的瞪著他就開始掏背包。

  【喂,認真的啊……?】他看我氣勢洶洶的樣子突然有點尷尬,【想幹嘛……?】

  看著我掏出數學書和練習冊摔在桌上,他的臉好像凝固住了。

  【那這位……帥氣的先生……嘔,吉行,剩下的幾個小時就拜託你幫我補習數學吧馬上又要補考了……】

 
  看著他的表情,我終於有種微妙的踏實感,他比我想象的狀態要好而且很顯然今天他並不想再聊下去之前的話題……我塞給他書的時候默默的想。只是之後他要怎麼辦,可能得幫他慢慢的想辦法了……
 

 

 
 
 

【压切宗】总有深夜难以安眠

理想的生活模式😭

Katsukixxx:

#现paro


#一个关于床的短打


 


 


    长谷部和宗三从大学开始同居。


    在忍受了一个半月每天晚上不断把对方弄醒之后,长谷部忍痛把大双人床卖了,换了两张单人床把卧室挤得越发拥挤。


    换了床之后的第一个晚上,宗三终于可以把被子都卷进怀里,长谷部也终于能够放开手脚。单人床是小了点,但在做了一整个月把宗三踢下床的噩梦后,长谷部睡得...

关于lucio小天使的一点联想

有没有人觉得………卢西奥那个治愈音乐的完整版………特别像或者说特别适合那种色色的场合………我的意思是说sex也很适合的那种气氛………有没有小伙伴同感的………哎呀我的妈,捂脸,脑补了非常不好的东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药宗】为物(二)

剧情需要,药哥本章暂时还没出现。请允许我做故事的铺垫......我会快点快点快点写争取让药哥早点出现要不然根本不会有人觉得这是篇药宗了(CRY

上一篇戳:http://boyejun.lofter.com/post/3c0bf6_b693291

 

 

 -----------------------------------------------------------------

  宗三恢复意识的时候,感觉自己正平躺在什么地方,他感到有东西挡着自己半边面孔,试着活动身体时沉重感和痛觉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

【药宗】为物 (一)

请注意

本文含有大量对审神者及本丸运转模式的私设,以及和游戏机制稍有出入的设定,是个可能铺垫很多的故事(

想用同样的设定写成个系列故事,如果有能力和时间的话

有CP向的会标注在题目里

审神者虽然用【他】指代,但暂不定性别,这个故事的审神者也不需要明确的性别设定。

故事可能比较阴暗

有历史向

不可靠的考据,BUG可能有,随时删改。

审神者是剧情重要角色,山姥切是重要角色会时不时的出现。

 

以上。

 

 

 

===========================================

 

 ...

(动作参考有)浴衣啊,温泉啊,很安心很满足的就骨碌在一起了什么的啊……

陆奥沼民生态观察()

吉行沼生态记录()这把刀刀这么可爱,沼民们也都超可爱的啊😂😂😂

(仅个人角度,不同不撕不打不收快递!😂)

————————————————开始

吉行沼生态观察

*无一例外的是实在人儿。

*无一例外的也是龙马粉

*龙马大大赛高()

*“是龙马啊啊啊啊啊啊…!!!!”“是吉行啊啊啊啊啊啊…!!!”

*也许是受这种【要不断尝试新事物】的精神影响,有粮来的时候各种勇于试吃,接受度出奇的高。可能最开始吃吉行单人,吃着吃着觉得诶!原主和刀也不错,吃着吃着又觉着诶,刀审刀也不错,诶,OO和吉行也不错,诶,XX和吉行也不错……等发现的时候已经吃遍吉行相关全CP()(而且还可能因乐于试吃...

© 仓库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