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库大王

【現paro, 牛郎店打工梗】

靈感來源於這個原po以及轉發……
突然想到去牛郎店找吉行的場面可能如何😂
現paro
  第一人稱注意
  不會出現主角性別,和刀刀們也不是戀愛關係
  正常社交向
  ooc.
接受的話再繼續,不喜直接x就好,謝謝😂


【歡迎光臨~有認識的王子嗎還是需要我為您推薦幾位呢?店外海報上的都是我們現在的當紅哦】

  【啊……請問你們店有沒有一個……有點口音……大概這麼高,頭髮這裡這樣子……】

  我試圖在頭上比兩個角出來模仿他總是支棱著的頭髮,然後又比劃了一個辮子在腦後。

  對著迎賓員那張打理的精緻的臉和有點愣住的眼神,自己的智障感在腦內幾乎膨脹到爆炸。我突然想到來這種地方幹活的話,改變造型這種事是超級,普通,而且理所應當的吧?說不定那個傢伙早就改頭換面,雖然在來的路上就腦補了那傢伙西裝革履一身香水還梳著油光的背頭的畫面,但當時立刻就被腦子裡一個尖叫的聲音把畫面打散了。

  可是除此之外我該怎麼跟店員形容這個人……長的還挺像個人樣?挺開朗的?有虎牙?


  【……您可以告訴我您要找的人叫什麼名字嗎?】

  ……干。

 

  沒想到他居然真的用自己的名字在這種地方打工,店員聽到我遲疑著說出那傢伙的名字時一副豁然開朗的表情讓我大為意外。但是緊接著他略微苦惱的回答道:

  【抱歉啊客人,您說的這個人……是我們後台幫工的後勤。在店裡做各種雜事,現在可能在到處忙著不太好叫他……】

  【可以指名他嗎?】
  【可是……】
  【幫我問一下你們店主,拜託了。不好意思這樣打擾你們,我也按規矩來花費就好了。】
  【好,那麻煩您在這邊稍等吧。】

  迎賓員轉身離去,我往大廳的休息席的沙發里自暴自棄的一摔。

  如果可以,真想趁著沒人的時候來啊……比如白天,大清早……然而這種地方白天拒客自己又要上課,完全沒辦法跑出來啊……而晚課結束也正是一些寂寞的大人開始出現的時間,大廳裡越來越熱鬧,各種顏色的燈光和各種各樣的人都匯聚起來。我兩隻手使勁拍自己的臉,想集中注意力思考一下一會兒見到他的時候該說什麼。
 
  大廳裡的服務員給我上了杯軟飲,我在確認了不要錢之後小心翼翼的喝著,突然有個精力滿滿聲音在我身後響起來:

  【啊……?你怎麼在這?】

  ……差點一口噴出來,鼓緊腮幫子強行憋住。

  轉過頭去果然就是那個傢伙,一身連身的背帶工作褲,還穿著橡膠雨靴。兩個袖子都挽了起來,頭上還扎著個——沒錯,就是他平時在家幹活時扎頭發用的髮帶!

  我的鄰居兼同學,陸奧守吉行,就這麼,超級日常的打扮,出現在這種燈紅酒綠的地方,在我的面前,存在感和違和感都爆表的,站著。

  【吉行啊……現在見過了客人,至少去換個衣服啊?】剛剛的迎賓員在一邊有點打圓場的笑著,【如果以後真的坐檯了的話是不能先看客人再決定的哦……】

  【知道了知道了!】吉行一臉嫌麻煩的樣子嘟囔著,看了迎賓員一眼,又看了我一眼,轉身就往後台走去。

  【那麼就請您稍等片刻了。】迎賓員對著一臉呆滯的我微笑道,【老闆說因為吉行還沒出台,您又執意指名他,所以只按照最基礎的價位來收費。】

  我使勁兒點頭,接上了他的話茬:【給我來個包廂。】




  【真是的……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啊?】

 
  吉行進包廂的瞬間就開始吐槽,他換了身清爽衣服,T恤牛仔褲,跟他不上學的休息日打扮差不多。

  【這話我問才對吧!!】我看著他坐下,立刻接上一句,【你幹嘛來這種地方啊我說!】

  他垂著眼睛不回答,我就盯著他看,忍不住多看兩眼臉頰脖子有沒有什麼痕跡,衣服上有沒有長頭髮——

  ——啊我他媽在幹嘛???!!!他只是個後台刷地的而已啊!!!!

  【你看我幹嘛?】吉行突然抬起眼鏡瞪我。

  這個傢伙還真是個非常人模人樣的胚子啊……不開玩笑的說。讓他這麼一瞪,我不自覺的腦補了一下他好好拾掇拾掇,也打點粉穿個大廳服務員的那種馬甲,用這種眼神去瞪那些進店的小哥哥小姐姐。有點要命。

  【……你還沒說啊!】我趕緊接上一句話,【有時間哪怕是去餐廳刷盤子也好啊沒必要到這裡混?】

  【刷盤子能有幾個錢。】他有點自嘲的一笑。

  【那刷地就有錢?】我哭笑不得的說,【而且你應該也不缺錢吧伯父過世之後你不是拿到一筆——】

  我突然意識到我說錯了話,吉行目光炯炯的看著我。

  【啊我是說……】

  【對我來說,這裡也只是普通餐廳而已】

  吉行打斷我的話,自顧自的說。

  【各種雜務我都可以做,拿到的工資也比較多。偶爾幫忙打打算盤,偶爾也端端盤子。】他語氣貌似很輕鬆的說,【有海報上的那些傢伙在,也輪不到我出台,所以怎樣都無所謂啊,能貼補一下不是很好嗎。】

  他好像再說一件別人的事情,而且我居然不知道怎麼接這話。

  所以伯父去世後他並沒有拿到補償金?記得幾個月前他剛搬過來的時候伯父還健在,是個爽朗的大叔,不久卻因為意外事故去世了。當時他繼母還從外地過來……所以並不是我以為的那樣?

  但他確實是一個人住了很久……雖然有時候我也敲門去他家做功課或者把他拉過來一起吃飯,但他總是那副大咧咧的樣子,偶爾作為回禮也幫我們家修點東西什麼的……怎麼突然就……

  【你……做了多久了】我遲疑著問。

  【幾周吧。】他隨意的答道,【大概從你開始上補習班吧……所以腦袋還是不行啊你……我凌晨回家睡幾個小時再上學也沒有掛科哦。】

  他突然咧開了一個自信的笑容,和他修好我家電視機的時候一模一樣。真……拉的一手好仇恨。

  【好了不要說這些掃興的事了。我的事我會處理好的。我這不也挺好嗎有事做也有錢拿。】他輕鬆的說,【只是沒想到在這裡會見到你就是了。】

  【我……我也是花了大價錢才來的好嗎!!!】我讓他嗆的一捶桌子,桌上的杯子都跟著一跳,【這裡的最低消費都快把我壓歲錢花光了,而且我壯了多久的膽才跑到這種地方來啊!!】

 
  他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抱歉抱歉,但是你包了這間又指名了我這個雜務工,似乎不到時間就離開的話也很虧啊。】

  他說的我突然尷尬了起來,才意識到兩個人正處於一個私密的空間。

  【……那你現在還想幹嘛呢?】吉行瞇著眼睛問我。

  我實在是被他那副狡黠的樣子哽到吐血,不服氣的瞪著他就開始掏背包。

  【喂,認真的啊……?】他看我氣勢洶洶的樣子突然有點尷尬,【想幹嘛……?】

  看著我掏出數學書和練習冊摔在桌上,他的臉好像凝固住了。

  【那這位……帥氣的先生……嘔,吉行,剩下的幾個小時就拜託你幫我補習數學吧馬上又要補考了……】

 
  看著他的表情,我終於有種微妙的踏實感,他比我想象的狀態要好而且很顯然今天他並不想再聊下去之前的話題……我塞給他書的時候默默的想。只是之後他要怎麼辦,可能得幫他慢慢的想辦法了……
 

 

 
 
 

评论(7)
热度(15)
© 仓库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