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库大王

【药宗】为物(二)

剧情需要,药哥本章暂时还没出现。请允许我做故事的铺垫......我会快点快点快点写争取让药哥早点出现要不然根本不会有人觉得这是篇药宗了(CRY

上一篇戳:http://boyejun.lofter.com/post/3c0bf6_b693291

 

 

 -----------------------------------------------------------------

  宗三恢复意识的时候,感觉自己正平躺在什么地方,他感到有东西挡着自己半边面孔,试着活动身体时沉重感和痛觉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宗三想伸手把盖在脸上的敷料掀开,一只手拦住了他。

 

  “先不要动。”

 

  宗三侧过头去,山姥切正席地而坐,无波无澜的看着宗三。他所穿着的斗篷下摆铺散在地面上。

 

  “你这里被什么东西擦到了,还有焦痕,可能是枪铳之类的兵器,我也不确定。”

 

  宗三垂下手,沉默不语。

 

  山姥切看他眼神逐渐清晰起来,知道他意识正逐渐清醒。但又见他缠着纱布的手正缓缓攥紧身下的被褥,看来是逐渐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

 

  “一天一夜。”山姥切似乎知道宗三在想什么,自顾自的解释道,“你在这个手入间昏睡的时间。不过本丸能量充沛,我们都是付丧神,只要本体没有太大的损坏,这副身体不至于到不能使用。”

 

  他的视线侧向房间的另一边。宗三顺着望去,自己的本体已经恢复了原样,正好好的放置在一边的刀架上。

 

  宗三苦笑了一声。

  “毕竟是‘物品’啊......这副身体在这里也只是作为衍生而存在的吧。”

  

  山姥切沉默的看着他。宗三似乎并没有对自己之前的遭遇有什么怨忿,他甚至也感觉不到面前的这个伤痕累累付丧神对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应有的惧意。

 

  “你不好奇吗。”山姥切突然开口问道,宗三抬眼望着他。

 

   “......好奇什么?”

  “好奇自己的处境,为什么被这样对待。”

 

  宗三突然笑了起来,然而动作可能是带动了哪里的伤处,他的笑中途被疼痛扭转成了咳嗽和喘息。

 

  “有什么区别呢。”宗三喘匀了气,缓缓的说。“我们本就为物,身不由己啊。”

 

  山姥切的表情凝重了一些。

 

  “我是这里的初始刀,也是目前那个人的近侍。你是这里的第二个。”

  “显然。”宗三微笑。

 

  “你有没有察觉到这里和往日有什么不同。”

 

   宗三闻言向外望去,阳光尚好,庭院里落樱缤纷,风景依旧。

 

   一成不变。

 

  宗三叹了口气。

 

  “我来这里有一段时间了,这樱花早就该谢了。但它们一直这样日复一日重复着开谢......但这里本就是灵力构建的所在吧。时间和别处流逝的不同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只是这样。”山姥切说道,“‘那个人’现在不在这里。”

 

  宗三心中微微一震,他的确感觉到这里的空气少了些压迫感。

 

  “这是......”

  “你有没有见过人类宅府里的神堂。”山姥切突兀的问道。

  “自然是......见过的。”宗三愣了一下,答道。

 

  “绝大多数的人类没有见到鬼神的能力。但他们生活在有神堂的宅府时,却能感受到那个地方的存在感。”山姥切说道,“在这里,‘那个人’的所在就像神堂一般。”

 

  “你的意思是......?”

  “他平时在回廊尽头的那个房间里,几乎不露面,但只要他在的时候,这里就到处弥漫着那个人的气息。在你来之前我和他相处过一段时间,有些事情可能更清楚。那个人的有些想法......几乎像是会化作实体萦绕在这座本丸里。”

  山姆切看着宗三被纱布盖住的半面脸,继续说道:

 

 “......他是不是带你去‘试刀’了。”

 

 宗三的表情停住了。

 

“对于刀来说,这本没有什么稀奇的。”山姥切继续说道,“干草束、青竹、阵笠、鹿角、造刀的铁......都被人用做试斩的工具,甚至是活人。”

 “......这些只是对于普通的刀‘试斩’而已。但即使我们是付丧神,有了与本体相关联的另一副躯体,‘那个人’也只把我们当做是‘刀’罢了。”山姥切平静的叙述着。“我刚来的时候也有过这么一遭,那时......”

 

  他停顿了片刻。宗三看到山姥切被斗篷掩住的那只手慢慢攥成了拳头。

 

  “......我不知道‘那个人’以什么方式带你‘试斩’,但他也是为了确认我们作为‘刀’的价值。”山姥切轻声说,“对于普通的刀剑,有的主人为了证明它们,会不断劈斩更坚硬的物体直到满意‘试斩’的结果。当然也有......直到手中刀剑折断为止的。人类对于‘自己的物品’非常自私又执念。”

  山姥切的目光落回到宗三身上,“‘那个人’的脾气我至今捉摸不透,不知道他会怎样对待你。我之前很担心他会让你在‘试斩’中直到折断.......”

 

  他没有再说下去。宗三看着面容平静的山姥切,沉默了片刻。

  “......谢谢你。”他真诚的说。

 

  

  山姥切露出了有点意外的表情,但马上又恢复了那副沉静的姿态。  

   

 

“他现在不在本丸,我才能这样跟你说话。我感觉他或多或少的能感应到我们之间的交流......当他在这里的时候。”山姥切的语速突然加快了起来,“他当时召唤你出来,是受你被人所冠以的‘头衔’影响,但我多觉得他的想法不止于此。他——”

 

  山姥切突然停住了,他挺直身体像捕捉着什么声音一般,紧接着他轻声的叹了口气。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扶你起来吧。主人吩咐我等你醒过来便带你去见他。”

  “他......”

  “是的。”山姥切打断了宗三,“他现在回来了。”

 

 

 

 

 

【TBC】

 

 

 

 

 

 被被是个好被被_(:з」∠)_

 

  

评论(5)
热度(13)
© 仓库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