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库大王

对宗三的一点私设

仅自家本丸的私设。或者说衍生思考&角色分析吧,想到哪写到哪,以后可能随时增添删改。不同不撕。


不是娘炮,不是怨妇,不是弱受。【重点】

考虑到宗三的经历,说弱的话应该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

*所以言语间时常带着讽刺感【或者自嘲】。因为打心眼里并不十分喜欢现在的容貌躯体,和过去的落差实在太大,但又很清楚往日不可追,久了也感觉【就这样算了吧】。【但如果把他的自嘲当真的话他会不爽或者调侃审神者“这样的话您居然信以为真吗”】

*对审神者说话常常是一种说不清是哀怜还是哀婉的口吻,半真半假的自嘲和调侃审神者。但总体上措辞十分得体,语言十分书面化,流畅,谈到严肃的事情会变得正经。

*对很多事情的态度淡然。看起来什么都不是很入眼的样子。但也看不出他对什么特别在意。
*【正因为如此,对一些事物的接受度也极高。或者比起接受度高不如说是觉得无所谓?】

*在本丸里极少提到自己的过去或者相关的话题。说到的时候也常常念着意义不明的话语一带而过。

*接上面两条,思考是由于在魔王家待过的时日里磨炼出来的心气。
毕竟是魔王家。倒也有足够的资格心高气傲……【 】
估计也是相同的原因,见过很多大场面……无论是场合还是珍奇异宝。
所以感觉他一般的事物不入眼倒也不是没来由的【 】

*很难让他有很明显的波动。但是出阵重伤的话似乎意外的会觉得很开心,说着【哇…变成这样子了】甚至忘记去手入室【 】

*肤白。匀称。瘦而不柴。溜肩。手腕和颈项尤为细长优美。

*手入一般是弟弟小夜或者江雪进行。在他们来本丸之前是审神者进行。【啊……这里根据CP不同再说不同的设定吧……药宗cp的话自然是药研来】
魔王刻印是手入时审神者才发现的。
看起来是烙印的样子。边缘有细微烧焦的纹路。摸起来比其他部位的肌肤要粗糙。【并不可能会被摸到】
【一点都不疼哦】当时被审神者盯着看时,用这样用没起伏的语调微笑着起来。

*平时在本丸活动时动作很轻。但不是小心翼翼的那种轻。只是习惯。其实也没什么事物值得他小心翼翼【目测】很少搞出大动静来。

*虽然平时很少动笔,但能写的一手好字。茶道也相当不错。似乎也擅长器物鉴定,但说不出具体的名字来,只能大概说自己见过或没见过,以及物品的优劣,属于感性判断的那种。【判断的资本就是来自于魔王家的见闻毕竟是金笼子(划掉)】

*很爱哥哥和弟弟。但三人在一起时对彼此的关心行动多余语言。或者单纯的就是默默的陪伴。询问对方的情况,也多是点到即止。

*常年体温偏低。

*身体柔韧度意外的高。

*并不对人表示明显的好恶,不咸不淡的,虽然对人都很礼貌但总是有种距离感横在那,让人根本没法走进他的心里。

*酒量成谜。慢条斯理的喝,可以不间断的喝很久。大概是少量多次型。猛灌的话会醉的很快。和本丸其他刀男喝酒时通常因为喝的慢,别人的酒劲开始上来了他还没怎么样。但遇到陆奥守吉行这样豪迈的急性子可能会被催促快喝快喝【】
    遇到日本号啦,次郎啦,虎徹大哥啦这样的酒桶可能会彻底沦为被灌酒那一个

    【但以上三位至今没来本丸所以也只是审神者的猜测】

    在本丸少有的、大家可以尽情畅饮美酒的宴会上,表现出不加掩饰的愉快。也是慢条斯理的喝但不会拒绝其他人的敬酒,每次有人起来举杯讲话炒气氛也跟着一起举杯。看起来没醉但是脸颊红红的。

    事后属于少数还清醒的刀,在满屋横七竖八酩酊大醉的刀男中抽身出来帮忙善后【 】



评论(1)
热度(21)
© 仓库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